吉利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李湘直播带货遭群嘲,明星做起网红来,比网红还狠

 

李湘直播带货遭群嘲,明星做起网红来,比网红还狠

来源:作者:匿名 | 时间:2019-10-17 07:13:19

大家对明星怎么看?在很多人心中,明星们应该是和高端划等号的,而网红、直播,是和low划等号的。明星们卖的应该是自己的作品,是精神消费,是奢华的广告包装,而不是在镜头面前简单粗暴地喊:“如果不是最低价,   

你觉得星星怎么样?你觉得红色互联网怎么样?你觉得现场销售怎么样?

在许多人看来,明星应该等同于高端,而互联网普及和直播等同于低端。

明星应该出售自己的作品、精神消费和奢华的广告套餐,而不是简单地在镜头前大喊:“如果价格不是最低的,我会为你的回报买单。”

因此,当芒果树金牌的主持人李翔和燕子赵薇一起拍摄给赵薇的酒厂打电话时,许多酒吧间评论说“自我身份退化”、“自我放纵腐败”和“土壤”。

面对明星随身携带物品的现象,许多人质疑:他们怎么会像网络名人一样?明星没有互联网受欢迎吗?

他们是对的吗?实话告诉你,导演也觉得一点也没有强迫他离开...

然而,许多事情不能用“我想感受”来定义,为了实事求是,让我们今天来研究它们:

明星们应该在网上流行还是不流行,他们应该把他们的商品带来现场吗?

如果我们想说卖东西的明星领导活着,我们就不能绕过李湘。

从几乎每周一次直播开始到现在每周几次甚至一天一次的频率,李翔已经完成了从“主持人李翔”到“主持人李翔”的转变。

除了更新家庭的日常生活,微博基本上与淘宝直播相关。

可以说,作为湖南卫视前金牌主持人,李翔不应该缺少直播的资金。

毕竟,直播中出现的进口餐具都是从两万件开始的,所以他们甚至在微博上进行了热门搜索。

那她为什么要致力于做全职淘宝主播之类的事情呢?

导演能想到的唯一原因是效率。

李翔几乎每场直播的观众人数都在60万到70万之间,受到表扬的人数徘徊在200万左右。据淘宝内部消息,这是锚肩数据。

这类数据代表平均市场负荷为300万,月负荷能力超过1000万。

那么李灿祥从中获利多少呢?

当然,导演不知道,但即使是最苛刻的20/80份额,所能获得的收入也应该远远超出“主持人”的能力。

当然,一些朋友可能不得不利用他们的优势。也许一次可以有数百万个主机?他们还从哪里来?

然后导演又友好地提醒了我们:主持人要花多长时间才能下来?

我们通常看一两个小时的节目,加上彩排和结束时间,这至少是3个小时开始。更不用说站在中间有多累了,直播的时间差不多是3个小时,或者是一路坐着。

再说一遍,百万级主机能赢多少次?直播将在第二天举行。黄金收集的效率与日俱增。

说到把商品带到网上,谁是第一个想到的人?

“天哪”李佳琪?微博作家张大奕?或者是维娅,那个“一夜成名的女主播”,曾经炸毁她的朋友圈?

也许有些男同志对此知之甚少。这些都是商品行业的大玩家。毫不夸张地说,从他们嘴里冒出来的品牌不能以较慢的速度被抢走。

在有点烧伤的星星面前,搬运货物的能力不值一提。

虽然以淘宝网直播的“细胞未央”为例,让每个人都感受到网络名人的力量是不合适的,但导演一下子给出了这个不合适的例子:

2016年9月,威亚在淘宝上的直销量达到1亿元。

2017年10月,威亚将一家没有粉丝的皮具店的销售额引导至7000万英镑,这就是“一夜套房”的由来。

在2018年“双十一”后的两个小时内,威亚的直播间销售额达到2.67亿元,全天直播间销售总额超过3亿元,创造了一个行业销售神话。

至于李佳琪,“魔鬼”这个词足以形容他,天哪,商人每秒钟都在耗尽货物。

女孩们都应该知道买像03频道和73频道这样被列在“魔鬼名单”上的东西有多难。当然,一些喜欢送礼物的男同性恋也应该知道?

更不用说张大奕,淘宝商城在第一年翻了11番,门店销售额超过1亿,这一记录并没有被打破。

众所周知,头上顶着红网的商品的营业额几乎都是从几千万英镑开始的。

他们能从中获得多少收入?这可能只有他们才清楚,但效率肯定比恒星高得多。

毕竟,直播的时间比电视剧和电影短得多。在同一时期,明星们的收入远远低于那些可以在线购物的人。

曾经是小明星的魏亚坦率地说:“艺术家工作太辛苦,经常不用脚触地。做衣服和赚钱远不那么容易。”

不难理解,自从淘宝的“明星创业计划”开始以来,大量的明星已经搬进来,变成了直播人才。

毕竟,在主要广告商眼中,明星的价值正被网络名人瓜分。

也许是因为星星流中的水含量太高,上海要塞的翻车事件在我的脑海中仍然记忆犹新。

然而,网络红色的流量,特别是实时网络红色的流量,可以通过真实的转换数据看到。如果你能做到,你就能做到;如果你不能,你就不能安装它。

没有代言也没有广告,明星怎么可能还坐着不动呢?拒绝改变是唯一的出路。

因此,明星们实际上正在寻找下一条出路,直播是“粉丝经济”的完美变体。

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除了老一代的明星,新一代的明星或多或少都在上网。

例如,薛之谦。

说到薛之谦,你想到的第一个头衔是歌手还是喜剧演员?他可能是第一个在网上受欢迎的真正的明星。

我不知道导演的粉丝中有多少谦虚的朋友,但让我们现实一点。除了一首风靡街头的歌曲《大雪》,薛之谦很久以来一直处于路人的状态。

2014年,在他开始在微博上发布笑话后,他逐渐成为一名受欢迎的笑话玩家。

在此期间,相对较大的经济来源是写笑话来接收广告,而不是歌曲和作品。

段子寿的身份为他打开了一个综艺节目。《极限挑战》、《火星情报局》和《蒙面歌王》等节目成功曝光了他,并为他赢得了成为音乐屠夫的资本。

这一时期的重新点燃与传统的“明星靠作品说话”的定义大相径庭。这更像是“段子寿如何在网上流行”的培训手册。

这与净红色的定义相同:

在现实生活或网络生活中,被网民关注并因某些事件或行为而变得受欢迎的人。

另一个例子是林允。

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作为一名拥有数千万微博粉丝的女演员,她最被认可的身份是美容博客,而不是她的工作。

但是看看过去的几十部作品,似乎不难理解。

相反,她在《小红书》中的成就会让许多明星脸红。

超过250张笔记的结果代表了她每三天出版一张的高频率。

朴素的外表和物美价廉的推荐代表了暗淡的明星光环,更加务实。

放下架子,用评论和私人信件与粉丝自由交流,这样他们对人们更友好。

这些动作也为她赢得了《小红书》上千万的粉丝,去年她被评为“最具商业价值潜力的前1名女艺术家”。

数百万粉丝带来的购买力更令人印象深刻:

在国内小吃的强烈影响下,不到两个小时就卖完了。

在“第一买家”的简短视频栏目中发布了一段简短视频,推荐了四种产品,这些产品在一小时内就被抢购一空。

导演认为,即使林云穿过地球的中心,在表演艺术的道路上没有人爱她,她也完全不用担心,并将继续在她带来商品和网络的职业生涯中发光发热。

一旦被嘲笑为“因表演而延迟的美容博主”,摔倒就不那么容易了。

举一个老演员范冰冰的例子。

“叶凡张开嘴,代表他买了东西跑来跑去”,这不是导演捏造的。这是叶凡的可靠记录。她通过安利购买的pdc葡萄酒餐面膜在一个月内销售额增加了750%。

半年50张纸币的速度让叶凡迅速积累了近1000万粉丝。即使偷税漏税,也不会影响她在《小红书》中的受欢迎程度。

或许范美,一个通过自带商品打造的自主美容品牌,可以开启叶凡事业的第二个春天?

总而言之,我们已经能够回答文章开头的问题:明星“出海”带货和明星网络变得流行确实是一种趋势。

他们的行为不是我们感觉的那么低,而是一种接近粉丝并实现商业价值的新方式,这对明星来说是件好事。

事实上,在这个社交网络时代,任何对互联网有一点影响力的人都可以说是互联网名人,明星也不例外。

我们不必用有色眼睛看任何职业。套用李翔的话,只要我们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一切,我们就应该受到尊重!

网红也是一种职业。

上一篇:北京市中小学生将进行体质健康监测,视力指标将作为“成绩”
下一篇:场下好兄弟!布兰特和哈弗茨数据对比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