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 论文造假这颗“定时炸弹”,炸翻了多少政客…

 

论文造假这颗“定时炸弹”,炸翻了多少政客…

来源:作者:匿名 | 时间:2019-10-19 18:58:56

  

[文本/徐磊观察员网络]

几年,十多年,几十年...大多数毕业生的论文都会在学校档案里积满灰尘。但是那些经不起审查甚至涉嫌欺诈的文件将永远是一颗“定时炸弹”。

这颗炸弹伤害了许多人,尤其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政治家。有些人花了半辈子的时间试图登上顶峰,但是在学术丑闻之下,即使是部长甚至总统也坚持不住。

这不仅关乎学术能力,也关乎个人道德。伪造文件在国内外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一旦政治家被发现,在舆论压力下辞职通常是最有尊严的行为。曾被视为“默克尔继任者”的德国前国防部长古腾堡因此辞职,这也引发了德国政治和学术丑闻的“多米诺效应”。匈牙利前总统施密特·帕尔在执政仅一年半后就被迫下台,这也是原因...

几个月来,台湾领导人蔡英文一直陷入“假纸”的泥潭。许多天后,台湾的“总统府”终于挺身而出保卫蔡英文,但它仍然漏洞百出,无法阻挡长龙。

《理发男爵》丢脸地离开了。

时光倒流至2011年3月1日,时任国防部长卡尔-西奥多·祖·古腾堡因学术丑闻宣布辞职,他是德国政坛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当时,古腾堡被选为“德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甚至被视为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接班人”。但是他可能没有想到在2006年他想用“医生”这个头衔来让他的未来更好,但是最终他跌到了谷底。但古腾堡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离开成为德国政治和学术丑闻“多米诺效应”的第一张牌。

2011年1月,古腾堡(右)和默克尔(左)/ic照片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当时,德国不来梅大学的一名法学教授在2006年开始通过互联网重新审查古腾堡的博士论文。

分析师估计,该论文的475页中有一半以上是抄袭他人的作品,但没有给出出处。

尽管古腾堡试图否认这一点,并得到默克尔的支持,但她无法抗拒公众舆论的浪潮。

当时,质疑古腾堡论文真实性的报道占据了德国媒体近两周的头版。拜路透大学认定古腾堡“在很大程度上违反了他的科学职责”,并剥夺了他的博士学位。五万多名学者联名写信反对古腾堡的继续任命...

最后,古腾堡于当年3月1日向默克尔提交了辞呈。

但是即使他辞职了,古腾堡为他的剽窃辩护说是“无意的”,并在繁忙的日程中“扔掉了大麻”。他告诉嘲笑他的立法者,他“不是故意剽窃,而是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然而,不管他如何解释,他已经不再是媒体所谓的“摇滚明星粉丝”了。现在,他被昵称为“男爵剪贴”、“祖科伯格”和“祖古格伯格”。

2011年3月1日,古腾堡从英国广播公司辞职

“多米诺骨牌效应”

古腾堡在辞职声明中说:“这是我迈出的最痛苦的一步。我一直准备战斗,但我的力量已经到了极限。”

但是如果看得更久,这也可能是德国政治中“痛苦的第一步”。古腾堡的辞职不仅消除了德国政治和学术丑闻中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也在后默克尔时代留下了一个“魅力角色”真空,这个真空尚未完全填补。

据npr统计,古腾堡事件后,超过6名德国政治家因学术丑闻辞职,其中许多人身居高位。

例如,2011年5月11日,欧洲议会副主席、欧洲议会自由民主党首席代表席尔瓦纳·科赫-梅林(silvana koch-mehrin)宣布辞去上述两个职位。

就在梅林辞职前一个月,网民们在一个调查网站上质疑了她2001年发表的题为“经济和政治之间的历史货币联盟”的论文:这份227页的论文中有近28%涉嫌剽窃。

尽管海德堡大学已经撤销了梅林的博士学位,但她辞职时并没有回应剽窃的指控。她只是说她希望她的政党能与新的领导班子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资料来源:视觉中国

梅林是继古腾堡之后第二位因此辞职的政治家。从那以后,德国的政治和学术丑闻持续不断。然而,两年后,德国教育部长剽窃丑闻再次将此事推向高潮。

2013年2月5日,杜塞尔多夫海因里希·海涅大学(University of heinrich heine)宣布撤销时任教育部长安妮特·沙文博士学位。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当时的报道,Shafan的经历与之前几次辞职相似。匿名网民质疑沙凡的论文后,学校重新审查了她1980年的博士论文,最终发现她“系统地、故意地”抄袭了论文,然后剥夺了她的博士学位。

几天后,即2月9日,沙凡宣布辞去教育部长一职,尽管她也否认剽窃,并表示她不会接受大学取消她的学位的决定。

在新闻发布会上,默克尔站在沙芬一边,表示“心情沉重”,她接受了沙芬的辞职。

《纽约时报》称,在古腾堡事件后,默克尔内阁成员再次因学术丑闻辞职。沙文在当时一直被视为默克尔的“朋友”,甚至是“知心朋友”。起初,默克尔也表达了她对谢弗的“完全信任”,就像她支持古腾堡一样。沙凡宣布辞职的前一天,默克尔也私下与她会面讨论此事,但她最终放弃了个人关系。正如她在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没有政治选择。”

2013年2月9日,沙凡宣布辞职,默克尔一同出席新闻发布会/ic照片。

除了德国政治中充斥着假文件的“定时炸弹”,捷克共和国也被称为“灾区”。

2018年,捷克总理巴比奇在八个月内完成了内阁组建。在新任命的内阁召开第一次会议之前,两位部长相继辞职,原因相同:伪造文件。

据美联社报道,2018年6月27日,巴比奇领导的联合政府成员宣誓就职,塔塔纳·马拉(tatana mala)成为该国总检察长。

然而,拥有法律和农业工程两个学位的玛拉面临学术论文剽窃的指控。据捷克媒体报道,玛拉的两篇学士论文都包含了其他人论文的摘录,并未指明出处。这篇论文甚至有和复制的原稿一样的拼写错误。

尽管玛拉否认了这些指控,但在公众舆论日益增加的压力下,她于7月9日宣布辞职,离就职还不到两周。

Tatiana mara /ic照片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一周后,7月17日,捷克共和国劳动和社会事务部部长彼得·克尔卡尔(petr krcal)因剽窃指控辞职,成为第二位辞职的新政府成员。

此前,他被指控在2007年的本科论文中大量剽窃。克朗在40岁开始攻读学位,那时他已经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克朗宣布辞职时说:“我正在努力写我的本科论文,尽管我承认可能有违规行为。”

资料来源:捷克媒体

最大的工作没有保证。

如果上述部长辞职还不够,那么接下来,总统将上台...

2012年4月2日,《纽约时报》、英国广播公司、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媒体均报道匈牙利总统帕尔·施密特因学术丑闻辞职。他仅在总统职位上任职了一年半,成为近15年来第一位被迫在未满任期的情况下下台的匈牙利总统。

2011年9月20日,时任匈牙利总统在联合国大会/ic照片上发表讲话

施密特在匈牙利议会全体会议上说:“在这种情况下,当我的个人问题导致我心爱的国家分裂而不是统一时,我觉得我有责任结束我的总统任期并辞去总统职务。”

他是奥林匹克击剑冠军,自1983年以来一直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的成员。2010年,施密特在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领导的fidesz党的大力支持下当选总统。

施密特博士论文的争议始于2011年末。当时,匈牙利媒体质疑他关于现代奥林匹克事件分析的论文。后来,这件事一度占据了该国媒体的头条,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愤怒的讨论。

经过调查,塞梅尔的塞梅尔韦斯大学(semmelweis university)表示,施密特的论文不符合其博士论文要求的专业和道德标准。该校的调查小组发现,该论文包含16页德国作家克劳斯·海涅曼(Klaus Heineman)1991年作品的译文。另外180页摘自nikolay gueorguiev) 1987年的作品,包括同一来源的表格和图表。

后来,塞梅尔·韦斯大学宣布撤回施密特博士学位。

施密特起初拒绝辞职,但最终他无法抵抗公众舆论的压力。

当时,69岁的施密特在辞呈中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并哀叹自己无力捍卫自己的立场。

一个鬼魂在游荡

尽管该报未能击败政治领导人,但这个“幽灵”一直徘徊在罗马尼亚前总理身边...

根据路透社和科学杂志《自然》的报道,该国前总理维克托·蓬塔于2012年完成了内阁组建。5月7日新部长宣誓就职仅仅几小时后,教育和研究部长伊万·芒就面临剽窃的风险。

马槽是罗马尼亚西北部奥拉迪亚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在参议院教育委员会任职。尽管马槽试图为自己辩护,声称这些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但他无法抗拒压力,并于5月15日宣布辞职。

新任部长在就职后一周内辞职,对当时的首相来说并不是最大的打击。毕竟,首相本人很快就暴露在学术丑闻中。

Punta /ic照片

2012年7月,布加勒斯特大学的一个学术团体裁定,蓬塔2003年关于国际刑事法院的博士论文的大部分内容涉嫌剽窃,称该论文“违反了伦理、诚信和良好研究行为的原则”。

最初,新当选的蓬塔选择否认这一裁决,称这是出于政治动机。他还辩称,他没有抄袭他人的作品,但承认他应该在脚注中指明出处,而不仅仅是在书目中。

但是,不要以为蓬塔一上任就逃脱了下台的危机,一切都会好的。

直到两年后,即2014年12月16日,蓬塔最终选择放弃博士学位。他给大学校长发了一封信,说:“我写信告诉你,我放弃了2003年获得的法学博士头衔。既然公众质疑我的博士论文,我早就应该这样做了。”

路透社称,尽管蓬塔仍然否认剽窃,但他的行为表明,他渴望结束对他博士学位的破坏性猜测,因为他试图重建公众对政府的信心。

尽管他在2015年因逃税、洗钱等丑闻辞职,并最终在罗马尼亚首都大火引发的抗议下承担责任,但他作为总理的整个职业生涯可以说是笼罩在学术丑闻的阴影下。

定时炸弹总是会爆炸...

好不容易进入政府高层,但是因为他们安放的“定时炸弹”被引爆而失败的政治家,还有很多。

尽管这些人在辞职前坚决否认“虚假文件”的指控,但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证明这一点。然而,当报纸丑闻曝光时,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政治生涯已经基本结束。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认为,在他们提交论文的时候,不管过了多少年或几十年,有人可能会打开这些布满灰尘的页面,检查“什么也得不到”的字样。

此时此刻,我们的台湾“总统”蔡将如何解释?

上一篇:英报称约翰逊拒绝辞任首相
下一篇:十月新规:10月8日起个人住房贷款利率调整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