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 台湾纬来日本 专家解读:推动境内银行间外汇市场稳健发展

 

台湾纬来日本 专家解读:推动境内银行间外汇市场稳健发展

来源:作者:匿名 | 时间:2019-12-22 14:56:59

目前,对银行间外汇市场的监管依据主要是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一系列法规,随着全球外汇市场的最新发展,也需对境内外汇市场管理框架进一步完善调整。本文以美国、欧盟、英国的类似外汇市场管理法案和法令为研究范例,梳理了美欧的法规和管理框架,并提出境内银行间外汇市场对标国际外汇市场发展的相关建议,供业界参考。此外,法案对市场主体进行了分类,并明确监管重点。   

台湾纬来日本 专家解读:推动境内银行间外汇市场稳健发展

台湾纬来日本,  《中国金融》|推动境内银行间外汇市场稳健发展

导读:我国境内外汇市场发展应继续以市场化、规范化、国际化为目标,努力建设交易产品多样化、参与主体多元化、基础设施完善的全要素外汇市场

作者|卢之旺‘巴黎政治大学中国校友会经济学博士’

文章|《中国金融》2019年第21期

随着我国金融体系的持续成熟完善,我国银行间外汇市场持续健康稳健快速发展获得了各界的肯定和关注。随着市场交易规模不断扩大,交易主体逐步增多,交易方式逐渐丰富,对这一市场的发展和管理也逐步成为理论界和学术界关注的焦点。目前,对银行间外汇市场的监管依据主要是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一系列法规,随着全球外汇市场的最新发展,也需对境内外汇市场管理框架进一步完善调整。本文以美国、欧盟、英国的类似外汇市场管理法案和法令为研究范例,梳理了美欧的法规和管理框架,并提出境内银行间外汇市场对标国际外汇市场发展的相关建议,供业界参考。

美国场外外汇衍生产品市场

管理框架。《多德—弗兰克法案》(下称“多德法案”)实施前,美国场外外汇衍生产品市场管理以原则及行业自律管理为主,政府间接监管为辅。其中标志性法规为2000年的《商品期货现代化法》,该法规以“合格缔约者”(Eligible Contract Participant,ECP)来界定场外市场参与者资格,允许“合格缔约者”自由进行互换产品的交易,排除了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场外外汇衍生产品的监管权限。伴随2008年金融危机所暴露出的市场监管问题,美国修改并建立了多德法案,成为危机后金融监管改革的重要内容。多德法案有关场外外汇衍生产品市场交易监管的改革主要体现在第七章“华尔街透明度与问责法案”。

根据这部分内容,多德法案明确由CFTC负责监管非股权及信用相关的互换交易,如外汇、利率、指数和大宗商品。进而形成了以CFTC规则监管为主、美国外汇委员会(FXC)和美国货币监理署(OCC)的自律与原则要求为辅的银行间外汇市场新监管框架。

管理内容与方法。多德法案主要对场外外汇衍生品市场的产品分类与监管、清算、参与主体等内容的管理进行了规范。首先,法案对产品的分类、交易平台和范围等内容进行了规范。场外外汇衍生产品市场产品分为标准与非标准两类,并明确了标准程度的衡量方法。多德法案根据直通式处理、合约标准化、市场流动性、衍生产品定价数据四个因素将外汇市场衍生产品分为标准与非标准两类。标准衍生产品的交易是在交易所内以标准化合约进行的,除价格外,合约的品种、规格、质量、交货地点、结算方式等内容都有统一规定,如期货等。非标准的衍生产品主要包括远期、互换、信用类衍生品等,其采取一对一的交易方式,特点在于衍生产品可以根据不同的风险特征进行设计,灵活性较强。

其次,法案将所有标准化的场外交易纳入中央集中清算。集中清算的前提是建立独立的中央交易对手方(CCP),在初始保证金和价格变动保证金的约束下确保双方履约,从而大大减少了双边结算下因违约所形成的系统性风险。明确中央集中清算的具体范围。一是将外汇期权、货币掉期、无本金交割远期等场外外汇衍生品纳入中央对手清算管理,但外汇远期和外汇掉期交易、保险产品和商品类远期交易例外。二是所有“金融机构”(包括互换交易商或主要互换参与者、雇员福利基金、私人投资基金、大宗商品基金或大量参与银行业务的个人)的互换交易均强制要求中央集中清算。但处于商业用途的衍生品终端使用者(包括资产在100亿美元以下的小型金融机构,如合作社、农场信用社等)除外。

此外,法案对市场主体进行了分类,并明确监管重点。多德法案将美国场外外汇衍生品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区分为“互换交易自营”(指计划参与经纪柜台衍生品合约或积极参与做市的任何机构,该类主体持有大量柜台衍生品合约头寸,且并非出于保值目的而入市,容易累积较大的交易对手风险并可能危及美国金融市场的稳定)“市场的主要参与者”(指非互换经纪商或高负债率的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和“其他参与者”三类,并将监管重点放在了前两类机构。多德法案规定,互换交易自营商和主要参与者必须符合登记、资本金、保证金、申报、交易记录和经营等要求。法案对这两类主体实行高标准职业操守规则,要求这两类主体在参与交易时,必须核实交易对手资格条件,向其交易对手方提供某些重要信息,如与交易或每日清算相关的风险水平、重大的激励措施或利益冲突等。法案还要求,所有为联邦和地方政府以及退休基金和保险基金提供顾问服务的做市商,均有义务为市场主要参与者的利益着想,不断提高服务标准。

上一篇:中证报头版:更多债市开放政策将出台 增量资金候场
下一篇:半年扣非净利增长1.52倍 中光学“军民融合”显成效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专题